• <small id='unm3nalg'></small><noframes id='8wo8xc00'>

      <tbody id='3yh4fat1'></tbody>

    关于故宫的散文1000字

    北京一行,故宫是不能不看的。因为故宫赢得了中国古建筑之最——最辉煌壮丽的皇家宫殿建筑群。查阅一下故宫的历史,有五百多年,可称得上是历史悠久,规模宏大,保持完好的皇家宫苑。 未进故宫,始终有一种好奇心理,期盼着能亲眼看看这在明清两朝上演五百多年风云历史的皇家禁地究竟有着什么样的气派。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终于渐渐地跨入了登进宫苑的门槛。重重门楼显然是保卫宫苑,但也有了另外一层深意:侯门深似海,更何况这不是侯门,而是古代封建帝王朝觐诸臣商议国事制定国家大计的地方,也是帝王们与妃嫔们休闲生活的快乐场所。逝去的帝王们谁能想到昔日他们的禁地变成了今日的大众参观之所,昔日威武森严的九五之尊之地变成了如此透明的瞻仰品。这恐怕是那些高高在上集大权于一身认为帝业可以一代又一代继承下去的帝王们不曾想到的事情。历史的潮流浩浩荡荡,谁也难以预料一百年后要发生哪些变化?就如一百年后的我们竟然也能在昔日的宫廷禁地来来往往,谈笑风生。倘若放在一百多年前,不要说平民没有机会进入宫廷,除非是因功名受到圣上考核,或者是因朝廷选秀极其个别的人之外,其他的人员倘若要靠近宫墙半步,都是处以杖毙或者砍头之罪,哪有今天我们这么多平民这样来来往往,谈笑风生,讲古论今呢? 故宫的建筑面积之大,宫苑之多,建筑之富丽堂皇是令我们这些平头百姓瞠目结舌的。走在古老的石阶上,踏着厚重的斑斑驳驳的地砖,我们分别进了端门,午门,看着高大的城墙式的保卫建筑,我似乎看到一个个身着盔甲手持利器的武士们眈眈虎视,两旁亦是旗帜鲜明,手持刀枪的的武士们逼视着众人。当然我们不是上朝的臣子,即若是臣子在这一种肃杀的气氛下也会个个噤若寒蝉,哪敢有放肆之心。故宫的建筑之威严可见一斑。 从北向南望去,宫苑深深深似海。一进又一进的院子,院子里又都是古木参天,遮天蔽日。而每进入一进院子,都有一主体建筑,上面题有宫名,旁边也有侧房,其房屋建筑特点俱具备中国古代建筑之特点读后感,外面飞檐重檐,里面雕梁画栋,巍峨壮观,令人叹赞!这里不愧是保存最好的中国古宫苑建筑的杰出代表,从中可以看出中国古代建筑艺术的杰出和高超,这些都应该是我们中华民族的艺术瑰宝,值得人们代代珍惜与保护。皇帝朝见大臣的金銮宝殿成为众人朝觐的对象,人们纷纷围观散文吧经典散文,都想挤到前面瞻仰。于是,可见得到万头攒动,手中相机频闪。 在人们的朝觐和膜拜中,谁又曾想,曾经不可亵渎的帝王们的宝座,曾经被那些拿着洋枪洋炮的鬼子们而践踏,古老宫廷里的一切宝贝于是被这些强盗们抢劫一空。只顾逃命的慈禧太后哪里顾得上那么多,在临走惶惶之日还下命令把那个支持新政”的珍妃推下古井,这给古老的宫廷蒙上了一层暗影,显示出了生活在这里的嫔妃们并不是如平民百姓们想象的那样自由自在,幸福如意。于是,在这个后宫层层暗影中那些喜欢想象的作家们于是大展其才,编出了一部又一部的宫廷大剧。 出了故宫,离开了宫墙森森,我面前是高大的景山横亘眼前,我长舒了一口气。故宫外面的天地多么开阔,多么自由。身后,是两个王朝的象征,也是一个两千年封建帝制终结的象征。面对开阔发展的世界,我忽然想到:不开放,不革新,是终究要被浩浩荡荡的世界潮流所淘汰的。 双脚第一次真实地踩上故宫灰土老砖的地面,那感觉完全不同于看影视作品或者纪录片。教材里的印象倒是非常深刻:占地面积72万平方米,殿宇宫室一万来间。历经明清两代24位帝王,至今已有644年。天安门、太和殿、中和殿以及保和殿,笔直的串连在北京的中轴线上。整个故宫,据《周礼。考工》前朝后寝,左祖右社”而建,方方正正,整整齐齐,富丽堂皇,气势恢宏。而如今,真切地站在了它的面前,那威慑天下的王者霸气早已随着故宫鲜活的生命消逝在浩渺的时空,留下的只是一座空城。 从午门入城,我们排在第九个团队的后面。太阳很猛,游客很多。但估计,这还不是旺季,还不算最多。站在城楼上,城墙与太和殿之间隔着一个偌大的广场。广场吸纳量很大,这么多的游客,只见成群的散落在广场的几个点上。川流不息的游客穿过太和殿的左右回廊进进出出,沿着当年只有皇上能走的汉白玉台阶,来来往往;往右侧走着一群人,正在寻找珍宝馆的大门;一堆堆男女趴在关闭的太和殿门口、窗户向里张望。这个季节大殿小宫都没有开放,门窗紧闭。 导游介绍,这个广场底下,像宫墙上这种金砖(一种青砖)就砌了足足15层。三大宫殿又建在8米高的工字型台基上。自古王陵古墓,都是偷盗者的最爱。可是故宫,任你多高的道行也挖不通这二十层的基墙。当年,来自东西南北的十万工匠,百万夫役,浩浩荡荡,从云贵川广的崇山峻岭伐来参天古木,京郊远地采来巨型石块,保和殿后檐台阶上,一块云龙雕石就达250吨重。殿宇宫海,金砖青瓦,就是那一双双脚板、一对对肩膀加上绳索马车,完成了如此浩大的一座金碧辉煌的殿堂。不敢细想,实在难以想象!这层层垒砌的不仅仅是石砖青岩,浇筑的还有百万民夫的汗水与血肉;那根根架起的不仅仅是横梁立柱,绕梁的还有十万工匠的哀怨与阴魂吧? 进门前,导游开玩笑说:故宫到了阴雨晚上,就会有宫女暗泣、白影飘墙。是玩笑,也不是胡诌吧?如此浩大的深宫高墙,隔绝了墙外的市井闹巷,隔离了柴米油盐的五味生活,日子空荡、单调如枯井。年复一年,月复一月,便学会了在高墙里创造出无限精彩的你死我活的斗争娱乐。历朝历代,这高墙,锁闭了多少青春与爱恋,斗死了多少忠奸与丑善? 故宫里没有树木花草。据说,宫殿建得像一个大大的口”字,皇帝忌讳龙困”口中而不许栽种。阔大的广场地面上,一块块青砖灰头灰脸,千百万亿游人从四面八方涌来这里,从这一块块青砖上踩过。除了三大殿中轴一线的砖块被千万游客的鞋底擦得黑亮,广场两边,些许浅浅的枯草倒伏在砖块夹缝间,砖头高一块,低一块,到处是小坑小洼,地面已经完全不平了。 游者云集,各种身份的人拥挤在熙熙攘攘中,不少来自农村。看见过几位大爷大妈,他们粗黑的皮肤已完全干枯,松弛的附着在瘦削的骨架上。出息了的儿女在北京工作,刚把他们从水田菜地里接出来吧?能跑这么远来,精神倒是比我强。有一位也是这样的农村大妈,头发凌乱的用橡皮筋一扎,怀里兜着个小外孙,身边还跟着个小学生,慌乱地紧跟着队伍的步伐。儿女挣了钱,带上一家老少一起出来游玩,倒也可以感受他们的孝心。只是,他们到底来看什么?一座空城,万千房间。透过历史的重幔,他们能听到盛世繁华的两个王朝经历兴衰荣辱,代代更迭、沉沉走过的足音吗?他们能看到中国的强盛文明沐风栉雨、抽丝剥茧后躺在这烈日下晒干的蚕衣吗?就在这里,脚下,昔日里华盖凤辇,车水马龙,皇家男女曾在这里嬉戏;一个个皇妃贵嫔,在成群宫女的簇拥下从这里擦肩而过,浅笑斜眉的后面个个暗里藏刀,心怀叵测。高高在上的皇帝恩威并施,诚惶诚恐的文臣武将位列两班,小心翼翼的宫娥太监卑躬屈膝……这里的每一寸土,每一块砖散文吧经典散文,都书写着多少惊心动魄的、可歌可泣的、阴暗残忍的、悲戚悲壮的故事?那一天,有个背着罗锅”叫做刘墉的人被乾隆轰出了早朝大殿,就在这汉白玉石桥上,气得一屁股坐在石阶上,脱下朝靴,重重的甩到金銮殿的大门前,他的骂声透过历史的苍穹,仍然空廓而响亮。 一切都烟消云散了。只有后来的执着者还在数百年后为了票房倒追着时光,隔着历史的高墙穿越,狗尾续貂地上演着时序错乱的皇家秘史与深宫情仇。 空荡荡的万千屋宇,毫无生气的默默矗立着。我几乎没怎么转,任凭游人穿梭往来,拍照,嬉笑,走累了,殿旁的长廊前席地而坐。他们来做什么?我又为何而来?游人往来如梭,我看到的却只有满眼的衰败。灰土灰砖的地面,千百万亿人从这里踏过。硕大坚实的殿前廊柱,慵懒的瞅着这些过客。柱子、窗框上的朱色油漆已渐渐剥落。空旷旷的故宫,千殿萧索,万屋寂寞。我也曾经挤上坤宁宫的门口往里窥探,不见绣榻床几的富丽堂皇,只有一张布垫、两张木椅,布满灰尘,简陋、凌乱地堆在那里。这就是当年的皇后生活?当然,也有可能这么贵重的物品早已搬走,但还是疑惑,这空荡荡的屋子有什么好参观的? 时间真是个说笑的能手。百来年的光景,时空逆转,乾坤挪移,现在的普通市民,哪个家的环境不胜过这三宫六院?哪个女人的生活不好过这些贵妃国母?再过一百年,我们的子孙又是怎样一番光景的生活? 不少照相摊主一直在吆喝:拍照了,10元一张,2分钟出相。”我没拍过一张照片,就是手机都没拿出来过。本来想去珍宝馆,看看中国历代的文物珍藏。可自从踏入皇宫大院那一刻起,莫名其妙的什么兴趣也提不起来。午门墙内,正有工人搭着高架在维修或者扩建,后宫左右,都看得出新建的屋舍檐廊,有的用作厕所,有的改为商店。虽然格式、颜色努力在与原建筑和谐,但是,不用专家,我们也看得出明显的痕迹。店铺的工作人员正热情的向游客兜售各种纪念品。我心里堵得像塞满了棉花。心绪懒懒的,步履散散地向御花园走去。 御花园本来很小,小小的御花园秀石迭砌、古木密集,楼阁亭榭、相互掩映。千年古松,百年翠柏,老幽深静,大多都已承受不起自己的身躯。仿佛看惯了人间百态,朝代更迭,早已厌倦,终于想躺下来歇息了。工作人员在园内树起钢管铁架,左斜右拉,撑起它们早已老朽的主干枝桠。于是,过道更窄了,游人更挤了。 夕阳开始西下,仍旧炽热的太阳毫无遮拦地斜穿过墙头。唐人张若虚曾在春江边咏道: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千古绝句啊!不管是春江还是深宫,这东升西落的日头,这千年不倒的老松,年年复年年,年年望相似。人生代代,却更迭不已。短短的18个字,写尽了人间多少沧桑! 突然间,有些后悔了。后悔来到这里。故宫也只是一堆遗留的僵硬文明,永远消逝的却是曾经灵动的生命。这么多人,为什么要来这里?他们为什么不是对时间长河的文明产生兴趣,而是对历史遗留的痕迹这么兴味盎然?为什么这么多的学者、史家仍然对秦陵汗墓苦苦纠缠?眼前的这些人,是对逝去的王朝生活好奇?还是虚荣到可以回到老家炫耀吹嘘?可是,我敢确定,故宫已经厌倦。据统计显示,暑假7月1日到17日,半个月间,故宫游客超过121万余人次,周六周日,日流量就达8万人次。这么多双脚,这么日夜不息的穿行,即便15层的地基,天长日久,也能夯下无数个厘米。如果旺季,排山倒海的涌来,宫殿大小宫门一起开放,又是怎样一番情景? 故宫还能维持多久?会不会也有如御花园的老松一般,终有倒下的一天? 如果某一天,故宫轰然不在了,历史又是怎样的一笔? 余秋雨说,中国历史太长,战乱太多,苦难太深,没有哪一种纯粹的遗迹能够长久的保存,除非躲在地下,藏在坟墓。于是阿房宫烧了,滕王阁坍了。”其实,坟墓也不安全。民间有盗墓高手,官方有考古专家。而且,我还觉得,中国是人太多了,太贪了,太穷了散文吧经典散文,以致滋生出种种事端。现在呢,又是太富了。香格里拉、坝美,无论怎样原始的角落,都能被开发出来,而且游人如织。我常常会记起一段描述:公元366年那一天,乐樽和尚云游到三危山,手拄锡杖,浑身沐浴着烈烈金光,双膝跪地,朗声发愿,要在这里筑窟造像。于是,莫高窟的石壁上,常年响起了铁锤石斧的叮叮当当。无数代艺术家的艰苦遗留,又吸引着无数朝圣者深一脚、浅一脚地长途跋涉,在茫茫沙原上留下了一路的寂寞。宁波有座著名的私家藏书楼叫天一阁。一个明朝嘉靖年间的地方官范钦,颠簸九州,倾其一生不为升官,只为藏书。并且让自己的这种文化良知变成了一种不可动摇的家族遗传”,并使之成为一场绵延数百年的苦役”。封建时代,还有无数人在为历史的留存崎岖一生,或者寂寞一生,成就了无数极端艰难、极端悲怆的文化奇迹。而现代,欲望都市,却泯灭了大众的文化良知。 今天,在中央11台无意看到一句广告词:我们每天都在推倒一堆历史遗迹,建立起一座座现代小区……”后面的我没记住,但在余秋雨的《文化苦旅》中记住了一句:我们人类……总是不停地自我耗损,又不断地为耗损而再耗损!”我就是佩服余秋雨,他的眼光总是这么超前锐利而入木三分。文物,环境,资源,生态,哪一样不是这样,先是肆意的耗损,尔后又为弥补耗损花上高昂的代价再耗损! 我们终将成为历史的罪人!在历史面前,我们太渺小,太短暂。很快,我们都会成为历史的灰尘,而这些,矗立的辉煌文明,也将成为我们手中的灰尘么?
    中国现代散文 父爱的经典散文 散文吧经典散文

      <tbody id='tj9uj9uk'></tbody>
  • <small id='oivantay'></small><noframes id='ycuszdi3'>

  • <small id='bwrmctc2'></small><noframes id='jf6ue72f'>

      <tbody id='voy5mhqj'></tbody>